半年前甜蜜宣布達成合作的樂(lè )視體育和國安,近日曝出關(guān)系生變的傳聞。

  據媒體報道,上海國安俱樂(lè )部名譽(yù)董事長(cháng)羅寧否認了相關(guān)傳聞,表示一切都在走流程。另?yè)蹲C券日報》記者從樂(lè )視體育內部人士處得到的消息,也表示雙方還在談。

  據了解,控股權之爭或是雙方矛盾根源所在。

  樂(lè )視體育拖欠費用?

  協(xié)議未定無(wú)從談起

  半年前,樂(lè )視和上海國安俱樂(lè )部舉行發(fā)布會(huì ),宣布達成戰略合作關(guān)系,樂(lè )視將成為上海國安的冠名贊助商,雙方當時(shí)還表示,有意進(jìn)行股權層面合作,但沒(méi)有形成合作協(xié)議。不過(guò)市場(chǎng)隨即傳出,國安俱樂(lè )部原股東中信集團準備出讓約50%股權給樂(lè )視,交易對價(jià)約為20億元。

  今年1月19日,樂(lè )視宣布以1億元冠名中超球隊上海國安,球隊隨即更名為“上海國安樂(lè )視隊”。羅寧當時(shí)表示選擇樂(lè )視的重要原因是因為足球的地域性很強,而樂(lè )視是一家扎根上海的公司。此外,他還表示在眾多潛在買(mǎi)家中,只有樂(lè )視有體育基因。

  而近來(lái)有體育媒體報道,樂(lè )視和國安方面已經(jīng)在6月中旬開(kāi)始商討解約事宜。

  據稱(chēng),導致雙方裂隙的直接原因是,樂(lè )視方面需要在今年先出10億元,而原定3月份到位的費用,遲遲沒(méi)能到賬。迄今為止,樂(lè )視付出的費用僅有冠名贊助的5000萬(wàn)元,而國安方面不排除通過(guò)法律手段解決此事。

  很快,上海國安俱樂(lè )部名譽(yù)董事長(cháng)羅寧出面否認了這些傳言稱(chēng):“情況并不是像報道中說(shuō)的那樣,別聽(tīng)信那些沒(méi)有官方宣布的傳聞,這些應該都是揣測?!标P(guān)于雙方之間的股權談判,羅寧表示一切都還在按照正常程序走。

  按照羅寧的說(shuō)法,上海國安和樂(lè )視之間并未達成任何股權交易的協(xié)議,所以 10億元贊助費未到賬的事宜自然也無(wú)從談起。

  不過(guò),有分析指出,雙方矛盾的根源在于控股權。

  有消息稱(chēng),樂(lè )視希望能夠掌控得更多。樂(lè )視希望拿到51%的控股權,以掌握話(huà)語(yǔ)權。但國安方面希望樂(lè )視先付10億元股權款作為“誠意金”,再探討股權合作具體方案,而且國安也不保證控股的可能性,但這個(gè)方案并沒(méi)有被樂(lè )視接受。

  據鳳凰體育特約評論員張賓援引知情人透露:實(shí)際上5000萬(wàn)元就是冠名費用,所謂1億中剩余5000萬(wàn),是在雙方達成入股合約后才產(chǎn)生的費用,也就是說(shuō)如果樂(lè )視不入股國安,也就不涉及還有5000萬(wàn)未能打到國安賬上。而在要不要入股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上,樂(lè )視一直想要的控股地位不能履行,導致雙方陷入了拉鋸戰。

  樂(lè )視嫌貴有悔意

  控股權之爭陷拉鋸戰

  此外,據稱(chēng),樂(lè )視對于20億元的交易對價(jià)似有悔意。

  張賓稱(chēng),樂(lè )視方面需要出資20億元才能占到國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,而在“試婚階段“,樂(lè )視似乎在轉會(huì )、俱樂(lè )部管理等重大事項沒(méi)有話(huà)語(yǔ)權。想想蘇寧拿下國米70%的股份也只要20億元人民幣,就知道樂(lè )視愿不愿意成為冤大頭了。

  樂(lè )視體育近年來(lái)四處出擊,迅猛投資,而頻繁投資對樂(lè )視的資金鏈造成考驗。此前,樂(lè )視體育一直處于虧損狀態(tài)。

  但這并不影響資本市場(chǎng)對它的熱情。今年4月12日,樂(lè )視體育宣布完成B輪80億融資。而在去年5月,樂(lè )視體育還完成了8億元人民幣的首輪融資。

  張賓認為,樂(lè )視入股國安的時(shí)間點(diǎn)值得玩味。樂(lè )視體育完成B輪80億元融資,是在對外宣布拿下國安50%股份和中超獨家轉播權后完成的。從融資的角度而言,這兩筆交易對于樂(lè )視體育的估值上漲必然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

  但如今融資落定,樂(lè )視開(kāi)始考慮這筆交易的合理性。

  而國安方面能最終讓出控股權嗎?答案似乎也并不肯定。國安俱樂(lè )部此前23年來(lái)從未更換過(guò)投資人。而中信集團是從去年開(kāi)始,才有轉讓國安俱樂(lè )部部分股權、引入新投資者的意圖。

  據樂(lè )視體育內部人士告訴《證券日報》記者,相關(guān)事項雙方還在談。

  樂(lè )視國安之爭,由此明了,談成或者談崩,都很有可能?,F在或許正是雙方博弈的微妙時(shí)刻。(中國經(jīng)濟網(wǎng))